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试论陕北民歌与路遥小说的爱情主题
发布时间:2019-09-12
 

赵忠富 ( 河南商丘人,唐山学院文法系讲师,文学硕士。研究方向: 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



陕北民歌是陕北人民生活的艺术史, 承载着陕北人民的苦难与欢乐、 沉痛与幸福。作为对贫瘠生活的补偿, 陕北百姓以最嘹亮的歌喉去唱响他们大胆无畏、热烈深沉、 出尘脱俗、 凄凉无奈的绝美爱情。 生长于斯的现实主义作家路遥, 深受陕北民歌的熏染, 亦将讴歌爱情沉潜为艺术创作的自觉。 



陕北是一块焦苦的土地, 自清政府在此推行垦荒政策, 导致森林植被大面积破坏以来, 陕北人民脊背上所负载的生活重轭是许多其他地方的人难以想象的。“河曲保德州, 十年九不收, 男人走口外, 女人挖野菜”,这首流传于山西忻州、陕西榆林民谣就真实地反映了陕北人的生存状况。 太史公曰“人穷则反本, 故劳苦倦极, 未尝不呼天也; 疾痛惨怛, 未尝不呼父母也,而劳苦倦极、疾痛惨怛的陕北人却将一腔的喜怒哀乐全部倾之于民歌, 陕北民歌的主题“涉猎到劳动、爱情、家庭生活、文化娱乐、社会交往等各个方面”,而在陕北民歌无限丰富的题材领域当中,“爱情”无疑处于最突出的位置。因为在蹇迫的境遇之下, 爱情成了陕北人生活中鲜有的一抹亮色,陕北人尤其是青年把全副的热情都投入到恋爱中去。他们一旦遇上自己真正所爱之人,便会将自己的所有甚至生命都奉献于他(她) 的面前,爱得大胆、热烈、脱俗、无私。生活是文学艺术的源泉,于是陕北民歌便成了“情歌的海洋”,在目前收集到的近万首陕北民歌中,反映爱情、 婚姻主题的占了十之八九。 


路遥作为生长于在这片文化厚土之上的现实主义作家,长期受到陕北民歌的濡染,他的作品也浸淫着民歌的汁液。正如学者李星所说,“我们不能不看到陕北古老民歌信天游在形成路遥心理气质中的作用。信天游是路遥所受的最早的艺术教育。它不仅启发他感受着陕北高原的自然美,而且让他看到了高原男女丰富的内心世界。它唤起了他对陕北生活和生活在陕北土地上的淳朴厚实的农民的同情和爱。……他的心头经常响着信天游的旋律,这浑厚粗朴而又开阔的音乐诗歌艺术,已经溶化在他的小说艺术中,沉淀为稳定的艺术心理素质”陕北民歌对于路遥文学创作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表现在创作主题、风格和人物塑造等各个方面, 最显在而突出的莫过于对他创作主题的影响。本文即以爱情作为切入点, 考察一下陕北民歌之于路遥小说创作的深刻影响。


一、“叫一声哥哥你不要怕, 大不了 人头高杆上挂” 

--爱的大胆无畏 


在旧时的陕北,迫于生活的压力,青年们(尤其是女子) 的婚姻往往被家人寄予了许多功利的打算,束缚繁多、枷锁沉重。民歌《女看娘》 讲述了一个出嫁为人妇的女性,想回娘家看望自己的母亲,却是“正月里女儿想看娘,倒茶待客奴身忙,没有功夫看我娘。二月里女儿想看娘,推磨滚碾奴身忙,没有功夫看我娘……”,盼到年末才终于被婆家允许回娘家,可老娘已撒手人寰。通过女子最后在母亲灵前的哭诉:“哭声娘,叫声娘,世上再不见我亲娘。哭声娘,叫声娘,谁叫你把我卖下个月月忙”,我们才发现,婆家之所以如此苛刻地对待媳妇,乃是因为他们在这桩婚姻中付出了高昂的花费,需要从媳妇身上收回本息。把女儿当东西卖,在旧时的陕北绝对不是什么“奇闻”。在这一桩桩“交易”的背后,不知有多少苦命的鸳鸯惨遭棒打。 


不过“哪里有压迫,哪里便有反抗”,陕北青年一旦被爱情之火点燃,便有的是摒弃世俗观念冲决家庭牢笼的勇气“叫一声哥哥你不要怕,小妹妹胆量比你的大。水地萝卜旱地瓜,因为交你我挨过打。水蘸麻绳五股拧,打死打活我不回心”,“倒坐门槛手拿一把刀,打死打活要和哥哥交”,为爱情她们甘受毒打。“叫一声哥哥你不要抖,咱二人豁出去两颗头”“叫一声哥哥你不要怕, 大不了人头高杆上挂”为爱情她们愿抛头颅。《大女子要汉》“十七八的女娃门前站,公鸡怎把个草鸡断? 女娃娃泪不干……怀里抱上个大女婿, 心里头就满愿意”,《咱二人为朋友》“前沟里下雨后沟里晴,咱二人交朋友呀能不能? ” 为爱情她们更是不顾女孩天生的羞涩,主动和男孩交朋友,甚至开口向父母要丈夫。最后这点是最可贵也最不易做到的,因为对于农村的女子来说颜面往往比性命还重要。 


陕北民歌中大胆追求爱情的女子有许许多多,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则莫过于《兰花花》 “三班子(那个) 吹来,两班子打,撇下我的情哥哥,抬进了周家兰花花我下轿来, 东望西照, 照见周家的猴老子, 好像一座坟。 你要死来你早早的死, 前晌你死来后晌我兰花花走。 手提上(那个) 羊肉怀里揣上糕, 拼上性命我往哥哥家里跑。 我见到我的情哥哥有说不完的话,咱们俩死活呦长在一搭”。对于买卖婚姻的无情诅咒,畅快淋漓,对于真心爱情的大胆追求,义无反顾,这畅快、这决绝直令男子汗颜。


受陕北民歌的激动与感召,路遥的作品在展现苦难生活以及主人公抗争的同时,也将他们爱情故事作为主要描述对象,成功塑造了一系列大胆追求爱情的人物形象,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人生》中的刘巧珍和《平凡的世界》中的田润叶。刘巧珍这个黄土地养育被誉为“盖满川”的俊俏女子,为了能够和心爱的加林哥生活在一起,她先是在高加林洗澡时以信天游“上河里(哪个) 鸭子下河里鹅,一对毛眼眼望哥哥”和甜瓜传情。接着又在县城帮着高加林卖馍,大马河川简易公路上执意与高加林“一搭”回村,回村的路上大胆表白“加林哥! 如果你不嫌我, 咱们两个一搭里过! 你在家里盛着,我给咱上山劳动! 不会叫你受苦的……”。受到了高加林的爱抚和亲吻后,巧珍不顾父亲的辱骂与恐吓,不理睬乡亲的鄙夷和围观,在河畔上认真而执着地刷牙,直刷的“满嘴里冒着血沫子”因为是亲爱的加林哥建议她刷牙的。后来应高加林的要求,刘巧珍在众目睽睽之下,骄傲地和高加林肩并肩到县城去买漂白粉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陕北贫穷落后的大马河川,要克服作为女子与生俱来的羞涩、并且战胜来自家长乡亲和古老传统的巨大压力,去追求自己的爱情,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叫一声哥哥你不要怕, 小妹妹胆量比你的大”,为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加林哥,刘巧珍这个陕北女子有的是勇气和胆量。 


和刘巧珍的爱情表白相比,田润叶对于孙少安的示爱要委曲的多。但考虑一下田润叶的实际情况--县城学校公办教师、大队书记的女儿要和一个光景“烂包”的泥腿把子孙少安结合,肯定会面临更强大的世俗偏见和家庭势力的阻挠。 还有和刘巧珍稍显泼辣的性格相比,田润叶要克服自己内敛得如一汪池水的性格也必须付出更艰苦的努力。在李向前及其家人的紧逼之下,田润叶终于克服了一切的阻力来向孙少安表白。先是通过少平,邀请少安来城里商谈,原西河畔本来润叶已经鼓起了表白的勇气,但却因急于帮孙少安解决王满银被劳教的事情而暂被搁置。石圪节镇,田润叶机敏地将示爱信塞给了孙少安,“我愿意一辈子和你好”。但这封示爱信并没有得到孙少安的回复,于是润叶便利用周末的时间又专门两次到少安家去找他,结果还是被孙少安给躲开了。后来,润叶又三番五次托少平邀请少安,都没有得到回应,她就再一次跑回了双水村,终于在东拉河畔拦住了正在担水浇菜的少安,由于父亲田福堂的出现润叶并未和少安说上什么,但万有大叔又酸又甜的信天游“墙头上骑马呀还嫌低,面对面坐下还想你”,正可看作润叶的深情告白。在争取爱情的征程上,田润叶付出了一个女子能够复出的一切,委曲中包含着大胆与执着。


除了刘巧珍和田润叶之外,《平凡的世界》 中金波、金秀兄妹对待爱情也都有义无反顾的勇气。金波不顾军队纪律和语言、习俗等种种障碍,深情地爱上了一个藏族女孩。在那遥远的地方》,就是他大胆无畏的表白。金秀对待孙少平,亦是如此。  


二、“墙头上跑马还嫌低, 面对面坐着还想你” --爱得热烈深沉 

 

如前所述,蹇迫的环境、贫瘠的生活,令陕北青年的情感长期处于压抑状态,一旦遇上真爱,长久蕴蓄的情感便如火山喷涌,似江河决堤,一发而不可抑止。男孩唱“三十里的明沙,二十里的沟,五十里的路上来呀嘛来看妹妹。半个月我跑了十五回,为看妹妹把哥哥跑成个罗圈圈腿”。女孩唱“一块块木炭烧成灰我是真心爱上你。你是吸铁我是针,咱俩相爱心连心。蜜蜂落在花心上,一心心贪在我心上”“想你想你实想你,面对面站着还想你”“墙头上跑马还嫌低,面对面坐着还想你”“墙头上跑马还嫌低,面对面睡觉还想你”青年们这份对爱情的疯狂,足以使人战栗; 对爱情的热烈,可以融化一切坚冰。


短暂的分离对于相恋的男女来说也是无法忍受的煎熬,“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呦、三盏盏的那个灯,啊呀带上了那个铃儿呦噢,哇哇得的那个声。白脖子的那个哈叭呦、朝南得的那个咬,啊呀赶牲灵的那个人儿呦噢,过呀来了。你若是我的哥哥呦、你招一招的那个手,啊呀你不是我那哥哥呦噢,走你的那个路”“远远听见哥哥唱,手拿个笤帚不扫炕。听见哥哥唱着来,热身子扑在那冷窗台。听见哥哥脚步响,一舌头舔烂了两块窗。狗娃子一咬鞋底子响,毛眼眼等在窗棂上想你想的吹不熄灯, 灯花花落下了多半升。 想你想的见不上面, 口噙上冰糖也赛黄连”“想哥哥容易见哥哥难,黑油油的头发全掉完。想哥哥想得我一身病,抽签打卦问神神。麻油灯儿墙上挂,你给哥哥捎上个话。捎话不捎别的话,就说妹妹想死他。……前沟里糜子后沟里谷,哪达想你哪达哭”。“想哥哥容易见哥哥难,黑油油的头发全掉完”“想你想的见不上面,口噙上冰糖也赛黄连”,对思念愁苦的倾诉这般热烈,使诸如“等在寂寞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一类文人诗句显得少气无力“你若是我的哥哥呦,你招一招的那个手,啊呀你不是我那哥哥呦噢,走你的那个路”,对守望目的表达如此坦白,也令“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的古代民歌显得多少有些小家气。


受此影响,路遥笔下的男女主人公对待爱情,也是既大胆无畏,又热烈深沉。《人生》中刘巧珍对于高加林热烈追求,有时甚至会让高加林感到慌张无措。回村的路上她主动要求高加林爱抚、亲吻,当他们的恋爱关系确定后,“女为悦己者容”,为博得加林哥的好感,她天天换新衣服当高加林想尽快适应农村生活而故意折磨自己时,她心如刀割。高加林有意疏远她时,她无限自责,以为是自己打扮不合加林哥的意。当高加林“走后门”到县城做通讯干事时,她忧喜交加,喜的是加林哥终于如愿以偿,有了可以施展抱负的机会,忧的是怕加林哥一去不返。送别高加林,在河湾岔口上刘巧珍泪流满面地诉说“加林哥,你要常想着我……”“你就和我一个人好”,这深情的叮咛中有几多的忐忑和几多的热情。 


高加林去县城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村,刘巧珍就隔三差五地来看他,但总是扑空,当终于见到日思夜念的加林哥时,刘巧珍再也无法抑制自己进了高加林的办公室就向他怀里扑去,被高加林阻止后又开始深情款款地嘘寒问暖,向加林哥汇报村中的水井和家里的母猪。在大马河桥头,当高加林提出自己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工作时,巧珍哽咽着说“你……去吧! 我决不会连累你! 加林哥,你参加工作后,我就想过不知多少次了,我尽管爱你爱得要命,但知道我配不上你了。……你走你的,到外面找个更好的对象……到外面你多操心,人生地疏,不像咱们本乡 田地……加林哥,你不知道,我是怎么爱你……”,这是怎样地深情啊。小说最后,高加林“走后门”的事情败露,被遣送回乡 ,当巧珍获知大姐刘巧英要河湾岔口奚落高加林时,她扑通跪在姐姐面前,哭泣着乞求道“我给你跪下了! 姐姐! 我央告你! 你不要这样对待加林! 不管怎样,我心疼他! 你要是这样惩治加林,就等于拿刀子捅我的心哩……”后来又和姐姐一道央求姐姐的公公高家村支部书记高明楼,让他给被遣送回乡的高加林争取民办教师的工作。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刘巧珍,对负心的高加林依旧一片深情。 


《黄叶在秋风中飘落》中,高广厚对于妻子刘丽英也是爱得热烈而深沉。二十七岁的高广厚第一次看到“天女下了凡”一样的刘丽英, 便“发疯似地爱上了这个女人”。结婚后,尤其是儿子兵兵降生以后,高广厚对生活满意极了,“平时丽英怎样对他不好,他都在心里热烈地爱着她。她就是他的天--不管是刮黄风还是下冰雹,他都愿意生活在这天下!”后来,当刘丽英自私地遗弃了他们父子,跟教育局副局长卢若华结婚时,他也不忍心恨她,并且真诚地祝福丽英“过得畅快”,对丽英唯一的要求是希望她能记着兵兵。最后,当刘丽英第二次离婚,被家人和乡亲们视为丧门星时,高广厚又敞开了宽广的胸怀重新接受了这个曾经无情折磨并遗弃过他的女人。高广厚对丽英的爱情,就如同他的名字,高天厚地一般广阔而深沉。


《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安对于田润叶也是如此。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互相都深爱着对方,但两个人身份地位的差别,尤其是田润叶作了公家的教师之后孙少安意识到两个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后来当田润叶以书信的方式向他大胆地表达爱情时,他也曾感动得幸福地哭泣“感到天旋地转, 整个世界都眉开眼笑”但 “温暖而幸福的激流很快就退潮了,他立刻就回到了自己所处的实际生活中来。一切简单而又明白: 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不可能呢? 为了少安,润叶是愿意放弃城里的工作回乡教书的。根本原因在于孙少安不愿意拖累润叶,“他家这光景,让润叶过门来怎么办? 旁的先不说,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就是基于这种考虑,孙少安有意冷淡疏远、回避躲闪田润叶,这也给田润叶造成了无比的伤痛,然而这伤痛在孙少安的心头是双倍的分量。为了让润叶彻底死心,孙少安迅速从山西迎娶了贺秀莲。从孙少安身上我们看到,爱情不是自私自利的占有,而是忘我的奉献与牺牲。我们在嗟叹这哀婉结局的同时,又为这深沉与崇高的爱情所深深折服。像刘巧珍对高加林、高广厚对待刘丽英、孙少安对于田润叶那样, 大牛之于兰兰(《月夜静悄悄》 ) ,马栓之于刘巧珍,李向前之于田润叶,也都爱得热烈爱得深沉。 

 

三、“灯里没油添上酱, 哥哥没钱我倒贴上” --爱得出尘脱俗


如前所述,在陕北人的现实生活中婚姻往往带有交易的味道,充满世俗的烟火气息。同样作为补偿,在陕北民歌中爱情往往是洁净而近于纯美的“鸡蛋壳壳点灯半炕炕明, 酒盅盅量米不嫌哥哥穷。滚滚的滚水没下两颗米,啥话不说也爱着你”“金子银子堆成山,心思不对也枉然”“甜稀粥来就芝麻,人好人坏结缘法。自来水浇地长好菜,找对象要找心中爱。青杨柳树风摆浪,你看下我来相跟上。干草谷节桐子皮,虽然有钱不爱你。大路尘土打不起墙,人好不在银钱上”,在这里世俗人生中所讲求的物质基础,并不能成为爱情的阻隔和负担。


财富不是择偶的尺度,她们心仪的只是哥哥的魁梧身材、温良品性、远大的志向。 “不爱哥哥的银子不爱哥哥的钱,单爱哥哥五端身子大花眼”“不爱哥哥银子不爱哥哥的钱,我爱哥哥的人和颜”“哥哥你人穷志不穷,小妹妹就爱你这号人”。陕北女子择偶时不仅不在乎男方的财富,甚至还会为心爱的哥哥倒贴“灯里没油添上酱,哥哥没钱我倒贴上”体现她们对待爱情的无私与奉献精神叙事民歌《五哥放羊》讲述的就是一个地主的女儿爱上了一个穷人家出身的揽工汉的故事, “四月里四月八,我给哥哥做鞋袜。好鞋好袜都做下,问一声五哥还要啥。五月里来午端阳,大米粽子包沙糖。白糖红糖都包上,留给五哥尝一尝……八月里来月正明,长工短工分月饼,三妹妹长了一个偏心眼,多给五哥分半斤”。在这里爱情不是索取和占有,而是给予和奉献,爱人的平安、幸福是她们最大的心愿,“不亲口,不拉话,见你一面就心安下”。 


受此影响,路遥笔下的爱情故事,往往摆脱了世俗观念的束缚,充满脱俗浪漫的气息。小杏爱上了被世界遗弃的“特务的儿子”高立民( 《姐姐》); 农民的女儿冯玉琴拒绝了地委第一书记的儿子,而深深地爱着山沟里的情哥哥--康生 (《风雪腊梅》 ) ; 根正苗红的生产队长运生爱上了“特务的女儿”吴月琴 (《青松与小红花》 ) ; 孙兰花爱上了游手好闲的“二流子”王满银(《平凡的世界》) ;在县城工作的公办教师、大队支书的女儿田润叶爱上了泥腿把子孙少安(《平凡的世界》) ; 大学生、省报记者、省委副书记的女儿田晓霞,爱上了揽工汉、掏煤工孙少平(《平凡的世界》) ; 大队书记的儿子长途汽车司机田润生爱上了带着孩子的寡妇郝红梅(《平凡的世界》) ; 金秀将学识、家境都很优秀的顾养民拒之于心扉之外,而向身体已残的掏煤工孙少平张开了少女的情怀(《平凡的世界》) ……甚至连玉皇大帝的女儿都爱上了双水村一位金姓的后生(《平凡的世界》) 。路遥将这些在世俗眼光中匪夷所思的“奇闻”“怪事”,叙述地铿锵有力。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在路遥的背后,有陕北民歌(如《五哥放羊》等)这一不竭的艺术源泉和坚强的情感后盾。  


四、“想起我的哥哥呀, 你等一等我” --爱得辛酸无奈


虽然陕北青年对待爱情大胆无畏、热烈深沉、出尘脱俗,但是残酷无情的生活常常使他们或爱而不得其爱,或相爱而不能长相厮守,他们的爱情有着太多的辛酸与无奈。前面所举陕北民歌的经典之作《兰花花》中,“正月里(那个) 那个说媒,二月里订,三月里交大钱,四月里迎。三班子(那个) 吹来,两班子打,撇下我的情哥哥,抬进了周家”,兰花花被无情的父母货卖与地主老财,虽也曾激烈反抗、无情诅咒,也表达了拼却性命去奔哥哥的决心,但最终结果如何? 这是很容易想见的。森严、无边的罗网,怎是一个弱小女子所能打破,前路大概只有两条: 要么就范,要么殉情。当然,在陕北像兰花花一样爱而不得其爱的青年还有许多许多《大女子要汉》“我大我妈爱银钱,给奴家寻下个疤女婿,奴家不愿意。耳又聋来眼又花,满口一嘴大酥牙,脊背上有疙瘩。……隔壁又盛个王干妈, 她的儿子十七八,心里就有他”。 


即便是相爱之人最终走到了一切,但“贫贱夫妻百事哀”无情的现实又往往使他们相爱而不能长相厮守。黄梅戏《天仙配》中唱到“寒窑虽破能抵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似乎在表示: 贫穷不能成为感情的阻力,爱可以战胜一切。但董永是在江南,那是一个“绿水青山带笑颜”的所在,他们有田畴可耕,有蚕桑可织,有水可挑,有园可浇。而陕北有的只是寒山瘦水,十年九馑,生之所资得不到保障之时,陕北的男子只能选择谋生他乡 ,男子的“出走”使相爱的两情长久地隔绝,无尽的牵挂、无穷的思念, 让《走西口》“女: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陕北人的恋情充满了辛酸与无奈苦在心头, 这一走要去多少啊时候,等你也要白了头。男: 哥哥我走西口,小妹妹你别难受, 无论要去多少时候,妹妹总在哥哥心头。合: 紧紧地拉着哥哥(妹妹) 的手,汪汪的泪水肚里流,岁岁年年我也要等你到白头,身死也要回到家门口”,一方面表达了男女主人公临别的不舍,另一方面为了让对方放心,互发誓言永不变心,妹妹说“等你到白头”哥哥说“妹妹总在郎心头”淋漓尽致的离情别绪中隐含了面对无情命运时的辛酸与无力。


丈夫的 “出走”,给家中的妻子造成了无法填补的空缺《出门的哥哥天照应》“前沟里糜子后沟里谷,哪达想你哪达哭。当天里下雨四下里睛,出门的哥哥天照应”,哥哥的“出走”,让妹妹的心头产生了 无尽的牵挂。哥哥“出走” 常年在外,妹妹是多么痴心地巴望他早点回来,一首《信天游》 有这样的歌词“对面山上喜鹊喳,你给哥哥捎上个话。捎话就捎知心话, 就说妹妹我难活下。书信捎了几十回,为甚不给回几句话。回来的早里拉几句话,回来的迟来死球啦”,思念之苦,表露地赤裸而热烈《绣荷包》“初一到十五,十五的月儿高,那春风摆动,杨呀么杨柳梢。年年走口外,月月不回来, 家丢下贤妻,要一个荷包袋。……一绣一只船,船上张着帆,咱二人的情意,全绣在船上边。二绣鸳鸯鸟,栖息在河边,你依依我靠靠,永远不分开。哥是青年汉,妹像花初开,收到这荷包袋,郎你要早回来。郎你要早回来。郎你要早回来……”与上一首民歌的坦率相比,《绣荷包》 在相思之苦的表达上要含蓄内敛得多“一绣一只船, 船上张着帆”,它没有采用陕北民歌惯常使用的“起兴”,而是以“象征” 手法,暗示郎扬帆归来“二绣鸳鸯鸟, 栖息在水边”,“比兴” 中隐含了长相厮守的希冀“哥是青年汉,妹像花初开”, 借譬喻暗示郎惜取少年,“花开堪折直须折”。再加上结尾三个“郎你要早回来” 的低回吟唱,思念的召唤充满感彻心扉的艺术张力。


鲁迅先生评价《红楼梦》 时,曾说“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这里化用一下先生的话: 悲凉之雾,遍被陕北爱情民歌,者, 独宝玉而已”,在“呼吸而领会者”之中, 路遥是最为特出的。当然这里面,还有路遥先生早年一段和北京知青林红之间不堪回首恋情的影响,两相合力造就了路遥笔下特殊的文学景观。在路遥的文学世界里,爱情很少有圆满的结局,神仙山下、哭咽河旁上演了一幕幕哀婉凄美的爱情故事。或因无情的生活现实(大牛和兰兰、孙少平和郝红梅)、或因顽固的世俗偏见(田润叶和孙少安、金波和藏族姑娘)、或因某一方的负心(小杏和高立民、刘巧珍和高加林、高广厚和刘丽英)、或因作者的有意而为(贺秀莲的积劳沉疴、田晓霞的意外牺牲), 相爱之人最终擦肩而过,或阴阳两隔, 给读者留下了无穷的喟叹…… 


歌唱是生命的礼物 【 请用心发声 】

传承 | 创新 | 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