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聚焦|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下,人类应该如何自处?
发布时间:2019-07-07
 

我们正站在变革的边缘,而这次变革将和人类的出现一般意义重大 – Vernor Vinge  

从1956年人工智能概念的诞生,这门技术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到AlphaGo对战世界围棋冠军、职业九段选手李世石,以4:1的总比分获胜,人工智能进入全大众的视野。

——赫尔曼·黑塞《盖特露德》


《星球大战》中,R2-D2展示出了这项技能。当时莱娅公主给了他一个秘密任务:将他自己和莱娅公主的消息带给欧比-旺·克诺比。R2进入了一个逃生舱,将他自己和3PO安全地送到了塔图因星球。一到那里,他就找到了人员混杂的地方;被卢克的伯伯买了以后,他也很快获得了需要的信息。R2欺骗卢克,宣称欧比-旺是他的主人,还发现了这名绝地武士的位置。之后,他在发现卢克对莱娅公主的信息感兴趣后,说有抑制螺栓阻止他播放完整信息,这样卢克就可以拿走螺栓了。没有螺栓,R2就可以自由执行任务了。他离开了卢克的家,穿越沙漠向本的家走去。

  

从《星球大战》延续到《西部世界》,直接拉高了我们对 AI 的期待与恐惧。


实际上,我们的科技真的会发展的这么快么?

未来学家Ray Kurzweil把人类的加速发展称作加速回报定律(Law of Accelerating Returns)。之所以会发生这种规律,是因为一个更加发达的社会,能够继续发展的能力也更强,发展的速度也更快——这本就是更加发达的一个标准。

我们不能以过去的发展速度来预测未来的发展规模,

人类真实发展可能会是这种情况:


但是我们站在时间表内是看不见未来的,所以我们的真实感觉是这样:


可能电影中描述遥远的未来,可能近在眼前。

未来学家Kurzweil认为整个20世纪100年的进步,按照2000年的速度只要20年就能达成——2000年的发展速度是20世纪平均发展速度的5倍。他认为2000年开始只要花14年就能达成整个20世纪一百年的进步,而之后2014年开始只要花7年(2021年),就能达到又一个20世纪一百年的进步。几十年之后,我们每年都能达成好几次相当于整个20世纪的发展,再往后,说不定每个月都能达成一次。按照加速回报定律,Kurzweil认为人类在21世纪的进步将是20世纪的1000倍。

如果Kurzweil等人的想法是正确的  2050年的世界可能就会变得焕然一新。

其实,我们现在的人工智能还属于弱人工智能---(擅长于某一方面的人工智能,比如大名鼎鼎的阿尔法围棋),而强人工智能(在各方面相当于人类)和超人工智能(各方面都比人类强)还不存在,只在科学家的构想与科技发烧友的想象中。

作为一名医学生,我们还是要了解目前在医疗方面,已经有很多人工智能的应用了。

 弱人工智能在诊断硬件、数据采集、辅助诊断、监测反馈、教学培训、精准医疗等方面,都已有所尝试了。在精准医疗、医学影像、药效挖掘、新药研发、健康管理、可穿戴设备等领域进行了一系列探索,并已在肺癌、宫颈癌、甲状腺癌等领域实现突破。


像是《普罗米修斯》里的鲍林医疗舱,电影里的设定这台超级高科技自动化的手术设备能够执行各种高难度的外科手术,只要设定程序,躺进医疗舱,便能实施消毒、开刀、缝合等一系列全自动化的手术流程。显然已目前的技术和道德水平还很难达到。因为实现这样的全自动临床手术,需要:1.无缝嵌入临床诊疗流程。因为手术不能有任何差错,必须确保安全性。2. 法律和伦理问题 除非机器能做到100%准确,一旦出了差错,会引起巨大法律争端。      


病理切片的解读,这在中国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中国每10万人口中只有不到两位病理医生,美国每10万人中有超过50位病理医生,日本每10万人中也有超过10位病理医生。也就是说,中国的病理医生非常缺乏。我们再看病理医生要做哪些工作:假如一个人不幸患了肺肿瘤,病理医生要把他的切片切成二三十片,然后仔细观察其中哪一类是病变的,是什么样的病变,A、B、C类型病变的百分比各是多少。这个工作很耗时间,另外,训练这样的专业人才也很困难。假如我们可以用电脑辅助医生做这些工作,是不是可以让他们更加高效?


从这一点来看,人工智能似乎是帮助了医生的工作而不是抢了医生的饭碗。

人工智能威胁论始终存在,但是无论什么样的新事物发明出来都会让一部分人失业,损失一部分人的利益。我们不可以墨守成规,要不断的学习,充分利用人工智能为我们所用,不断地学习与提高自己。  


文字图片来自网络

排版:王玥霖

校对:潘嘉琦  编辑审校部

审核:阎文蓉

责编:翟文惠

滨州医学院青年媒体中心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