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微小说:不讲理是吗?讲理有用吗?你以为讲得过你吗
发布时间:2019-08-04
 
微小说:不讲理是吗?讲理有用吗?你以为讲得过你吗

慕怜茹急切的甩开来人的手,如同甩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眉心一拧:“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不要总是缠着我!不要以为你们容家对我义父有恩,就可以为所欲为!”

容诀盯着那道气愤离开的背影,眼神黯淡,不记得没关系,那就重新开始吧。

慕远见慕怜茹气鼓鼓的朝自己院子走来,暗叹一声,笑着问道:“容少主又惹你生气啦?”慕怜茹一屁股坐在石凳上,捣鼓着桌上的草药,抱怨道:“义父,欠容家恩情的是你,要不你留下来好好还,我先回百草园吧?我总觉得那个容诀不似什么好人,每次盯着我都让我毛骨悚然。”

慕远失笑:“说什么呢?容家在淮扬一带是出了名的好,容少主更是为百姓做过不少事。倒是你,医者,仁也。我平常是怎么教你的,如今容老夫人生病,就算不谈报恩,你也应该端正态度,至少要把老夫人的病情控制了再回去吧。”

慕怜茹依旧一脸别人欠她几百万的模样,慕远眼里却多了一丝愧疚。若不是为了帮他采草药,茹儿也不会滚下山坡,撞伤脑袋,也不会忘记那么多事情。

慕远试探着问道:“茹儿,你小的时候,容老夫人可喜欢你了,你还记得吗?”

慕怜茹头也不抬,说道:“哦,是吧,我小时候那么可爱,大家都很喜欢啊。可是你都说是小时候了,我哪里还记得。”

慕远心中叹息,果然是不记得了。容老夫人身体不好,他隔段时间就会带茹儿上门帮她调养。那时候茹儿还很贪玩,总是喜欢跟在容诀后面捣乱,容诀回回都恼她,于是经常躲着。偶尔两人也能玩到一块,他那时候看着两孩子,多希望他们能一直好下去。可惜,天意弄人。

慕怜茹见慕远许久不再说话,好奇的抬头,发现他又思绪飘远了。不由得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据说,她的义父和容家的夫人,也就是容诀的娘,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情,后来不知怎的却嫁进了容家。慕远的父亲也是位名医,因拒绝给当地一个恶霸看病,险些被打残,后来被容诀的爹救下。那恶霸恼羞成怒,半夜带着人想对慕家赶尽杀绝,后来不知怎的被容诀的爹事先知道了,带着人去阻止,官兵随后就到了,慕家上下十几口人才得以从阎王口中逃脱。慕老爷子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要求慕远以后对容家人有求必应,并免费诊治。

慕怜茹觉得,慕远才是那个重情重义之人,十几年来不断履行这个诺言,呆在这个曾经心仪女子的夫家,想必每一刻都是煎熬吧。慕远人前永远神色如常,人后却常常陷入深思。慕怜茹有些心酸,却不知道,这一半的深思与她有关。

容诀每天都会跑来慕远的院子,询问容老夫人的病情,然后又询问慕怜茹是否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慕怜茹实在恼火,吼道:“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孝心啊?早上我义父去帮老夫人诊脉,你又不在身边,过后又才跑来问是什么意思啊?还天天来院子里影响义父配药,你是何居心?”

容诀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垂下头。慕怜茹见状,知道自己过份了,想要道歉,却又开不了口,不安的看着他。

慕远在房里配药,听到这话,皱眉呵斥道:“茹儿!你胡说什么?容少主也是关心则乱,你快向他道歉。”

慕怜茹闻言瞪了容诀一眼,刚才的愧疚烟消云散,扭头就走。开玩笑,她才不要道歉,多没面子!

容诀望着她潇洒的背影,苦涩更甚,突然想起一句话,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他小时候似乎也是这么厌烦她,躲着她。后来等他想见她时,她竟然将他忘得一干二净。

慕远出来,见到容诀的神情,想开口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听闻爱情,十有就悲,亦如,他和容诀的母亲。

微小说:不讲理是吗?讲理有用吗?你以为讲得过你吗

倒是容诀先回过神,躬身道:“慕叔叔。”慕远点头,宽慰道:“她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你不要怪她,她小时候,最是喜欢你了。”容诀苦笑。那边折返的慕怜茹问道:“谁喜欢谁?”

慕远装作没听见,进屋专心配药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操什么心。

容诀却拖着她往外走,慕怜茹怎么也挣不来,忍不住发火:“死容诀,你干什么?你讲不讲道理啊?”

容诀勾唇一笑:“不讲道理是吗?讲道理有用吗?你以为我讲的过你吗?”

容诀拖着她走了容家每一个角落,引得下人纷纷侧目。

书房。容诀推开书架后的一间暗格,说道:“这个地方,是我想要清静看书的最佳之处,也是躲你最好的地方。你小时候总追着我跑,但我喜欢读书,你一来容府,我就躲在这里。有一次被你发现了,你早上悄悄来这里等我,那天我却外出了,等大家找到你时,你已经在里面饿晕了。”

厨房。“你小时候特别爱吃我娘做的梨花酥,慕叔叔怕你吃太多糕点会积食,于是藏了起来,让你每天只吃两块。你躲在这儿桌子底下,梨花酥刚出锅,你就悄悄伸手出来抓,烫得满手通红,死死抱着我哭了半天。”

地窖。“我小时候喜欢吃甜酒,我奶娘便酿了一大缸,放在这地窖里,不知怎的被你发现了。那时候你还没有酒缸高,踮起脚尖伸手进缸里沾甜酒,然后舔干净。等我找到你时,你已经醉傻了,只会冲着我傻笑,抓着我的衣角不放。后来是我抱你回房间的。”

花园。“你肯定也不记得这棵桃树了。那一年,林家那小子来找我玩,他也觉得你很聒噪,便悄悄从树上捉了一只毛毛虫,塞进你脖子后面。你虽然跟着慕叔叔学医,却也怕这些活物。你当时看着我,差点哭出声,后来发现我们是一伙的,于是扭头跑了。后来听说你后背起了一大片风团,我想去看你,可是慕叔叔已经带你回去了。”

后院。“这个秋千,原本是做给我妹妹的,你来的时候看到,喜欢得不得了,非要跟她抢着上去。我怕你们打起来,找来绳子帮你们将秋千加固。你们俩在这一玩就是一上午,我又清静了一上午。”

祠堂。“这是我们容家的祠堂,外人是不可以进来的。你站住,你先别走,听我说完。有一次我闯祸了,被罚跪在这里,一天都没得吃东西了。是你悄悄溜进来,给我送吃的,后来怎么劝也劝不走,趴在我身边睡着了。我爹来时发现,有些恼火,罚得更重了,不过不是跪祠堂,而是抄十遍金刚经。我……”

“你是来告诉我,我小时候是多么惹人厌的一个人,然后想来报复我?”慕怜茹打断他,觉得有点匪夷所思,怎么有这么记仇的人。这么一想,她便想要立马远离这个人,撒腿就往外跑。

跑到一个僻静的假山旁时,被容诀扯进怀里,圈住,说道:“我不是,我知道现在自己有多令你厌烦。我告诉你这么多,是想要你明白,我小时候是觉得你烦人,但是每回你离开容府,我都希望想你能多留一刻。我……我喜欢你……”

慕怜茹瞪大眼睛,这简直是笑话,这……这怎么可能!耳根子却微微红了。

容诀欢喜一笑:“你受伤后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见到我又躲得远远的,一次一次说着让我伤心的话,连个让你重新认识我的机会都不给,你不知道,我每天有多绝望。就算是报复我小时候避着你,这么久的处罚也够了,我已经难过得要疯掉了。”

慕怜茹猛地推开他,双颊绯红,一颗心砰砰跳,提起裙子就往自己的院子跑,嘴里喊道:“那你自己好好反省去吧,我最近不想看到你。”

第二年开春时,当慕远喝着两人敬的茶,有欣慰、欢喜、不舍,一口上好的龙井竟五味杂陈。他刚抱养慕怜茹时,她还不会走路,如今,都要嫁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微小说:不讲理是吗?讲理有用吗?你以为讲得过你吗

(完,图片来源网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