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电影里的一个人与另一个人
发布时间:2019-08-12
 


“如果电影跟过生活一样,那谁还想去看电影,过生活就好啦?” 朋友说《一一》里的婷婷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太天真了。可是我却觉得,还蛮有道理的。




其一


阿黛尔被艾玛的一头蓝色所吸引。她懵懂地想要靠近,在无限接近艾玛的同时,却未意识到自我开始变得边缘。当艾玛摔门而走,天晕地转,阿黛尔不知从哪里找回温暖的蓝。

——《阿黛尔的生活》







其二


离行前,小吉跟阿未说,“90天很快的,我买了机场快线的回程券,90天刚好是回程券的使用期限。” 

第90天,阿未没有在站台等到小吉。

他说他忘了。

——《岛屿记事》






其三


茫茫白雪,黎明的熹微晨光明朗了远处的山头,藤井树是在那里长眠的。几个踉跄,雪花飘落在渡边博子蓬松的短发上,在他离世后的第三年,她终于有勇气朝着山头呐喊 ——


“お元気ですか?” 

“わたしも元気です! ”


回音里是无尽的思念。

——《情书》






其四


NJ跟妻子敏敏说,自己去日本的这趟旅行,有幸度过了一段年轻时候的时光。


他跟初恋情人阿瑞在二十多年后重新牵手、叙旧、终于对对方说出二十年前的怨言:


“那时候,我一直在那等,你一直都没有出现。我一直在那里等是因为我知道,我如果等不到你,我就全完了。我不知道我以后该怎么办。我受不了的!等…变成我唯一的希望。”


“当时,我会不告而别,除了一堆没用的借口之外,我不知道还能跟你说什么。

那时候,我有多生气,你知道吗?

你一直希望我去念电机戏,去拿博士, 但是你问过我心里真正想做什么吗?

我考上电机戏那天,我爸很开心、我妈很开心、你也很开心。而我呢?我反而是最悲哀的人。人是不可能让另外一个人,去教他怎么活下去,怎么过日子。那是很悲哀的。你知道吗?但是这个人偏偏是我最爱、最爱的人。”


在旅途的最后一天,阿瑞不辞而别了。


NJ跟敏敏说,真的没有必要再来一次,真的没有必要。


——《一一》






其五


没有人说对不起。可她还是跟她说,“我们拥抱,然后互相原谅,好吗?”


——《柚子和青柠》







其六


何宝荣说:“黎耀辉,不如我哋由头来过。”


——《春光乍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