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读物
悬顶之夜(民间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10
 

江山职业是医生,业余时间酷爱旅游探险,跟一般旅游者不同的是,江山旅游时漫无目的心随脚走,专爱寻觅那些人迹罕至、寂寂无名的地方,实践证明,越是这些地方,越有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惊喜。

这天江山拄着手杖背着大大的行囊,信步来到一大片连绵起伏、雾蔼茫茫的群山中,一路走来满眼葱绿鸟语花香,这更使他足力备增,奋步登上一座山峰的最顶峰,极目远眺振臂高呼,一时群山响应好不惬意。

俯看山脚下桃花正艳灿若云霞……且慢,那是什么?江山看到桃花掩映丛中竟有一座村庄,房舍整齐牛羊成群,而村庄外农田一畦连着一畦。江山想起刚才自个似乎打那村庄边经过,只是因为无路而擦肩而过,要不是爬上山顶根本无缘看到。看这座村庄静静卧伏于群山之中,没有公路与外界相连,一任桃花自开自落不为人知,而且地图上无从标识,以前也从未听说过任何信息,想来真是现代社会的桃花源了。

江山这么一想兴致大增,决定立即下山到村里一探究竟,说不定能发现一个绝美的乡村也未可知。就在这时一瞥之下,江山忽然倒吸一口气凉气,他看到村庄的另一侧有一座山峰,那山峰顶上竟有一汪湖水!

湖水面积庞大盈盈如玉,倒映着蓝天白云,倒也气象万千,可是,要知道这湖对于下面的村庄来说,是一汪悬湖,一旦老天暴雨倾盆而下,湖水将涨溢出来,万一湖坝出现崩溃,村庄无疑将面临灭顶之灾,悬湖即为悬顶之剑。可村庄在此山谷中绝非一日,并没有被湖水所淹,肯定是这湖下有暗洞与外界相连,一旦湖水增多将自动流走永不溢出,同时堤坝相当坚固,这才使村庄安然无恙。

不管怎么说,这次旅游绝对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惊艳之旅。

这一路山道崎岖沟壑众多,江山甚至有两次提心吊胆地走过横亘在深深山谷间的独木桥,难怪这座村庄一直无人知晓,要想进去太难太险!而每每在山重水复处,一个大拐弯、趟过一条河,却又常常柳暗花明豁然开朗。凭着刚才在山顶上的记忆和多年旅游经验,江山终于来到了村口。

一条明显是人工修葺过的山石小路直指村庄,路两边山崖耸立,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江山正迈步前行,忽然硬生生站住了,他惊讶地看到道旁立着一块大大的指示木牌,上面用红漆歪歪扭扭地写着两行字:麻风病村,请勿靠近!

这八个字看上去触目惊心,江山却大为生气,因为当地政府这样做太不妥了,一是不应把麻风病人与社会隔离如此之远、之偏僻,不仅他们生活不方便,也人为地造成他们的亲人前来探望很不方便,二是,这样做法太冷漠太生硬,太缺少人情味,好象这些麻风病人是毒蛇猛兽似的,实际上麻风病并不象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不仅传染性不强,而且可以治好。这是对病人的极大歧视。

相比其他病人,这些病人更需要温暖和关爱。江山瞬间拿定主意:一定要作深入考察,拍些震撼性的照片,在网络上为他们大声疾呼。

江山毫无惧意大步向前,越往内走,越是杂花生树柳丝如烟,青草野花遍地野趣丛生,小溪清澈见底自在流过,其间小鱼时不时跃出水面开朵快乐的浪花。此情此景只在多年前的乡村见过,现在若想再见除非梦中,想不到今天又相见了,称之为世外桃源绝不为过。可是,一路行来却没有见到一个人。

江山正疑惑,忽又看到路旁立着一块木牌,上面依旧用红漆写着两行大字:前有恶犬,伤人勿怪。

江山一见微笑起来,有狗就有人,想必很快就可以看到人了。至于恶犬倒也不怕,作为一个还算专业的探险者,他的行囊中有高压手电筒,手中有精钢打造的手杖,再加之自个身强体壮,几条恶犬并不在话下。

正想着,前面果然有狗在叫,随即几条狗现出身来,原本颇有些紧张的江山一见之下差点产生失重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恶犬吗?只见这些狗个个养得肥肥壮壮憨头憨脑,叫声更是懒洋洋的,这哪是什么恶犬,分明是农村最常见的看家护院的土狗,而比起其他地方的土狗,这些狗更没有攻击性,随便叫几声只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而己,大概是这儿很少来生人的缘故。

江山不慌不忙地举起手杖作威吓状,不出所料,几条狗一哄而散,眨眼间没了踪影。

就在这时江山眼睛的余光察觉到路旁草丛中有人影闪动,不用说是狗们的主人,是狗叫声惊动了他们。

江山继续前行,他分明感受到树丛中好多双眼睛窥探着自己,那眼中有猜测、有疑惑,但更多的是惊恐,他们与世隔绝太久了。

前面看到房屋了,这些房屋都不高大,而且很简陋矮小,大多数是山石砌就或者树木泥坯搭成,原因很简单,要想把砖瓦水泥运进来太难了,所以只能因地制宜。很多时候风景只能远看,近看只有贫穷和辛酸。

江山决定拍张村庄的全景,这样的照片绝对具有视觉冲击力。于是放下行囊取出相机,就在他刚刚举起相机选景的时候,树丛中突然有人大喝一声:“不要拍照!”

随着喝声,三个人跳了出来,江山一惊,循声再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眼前三人个子奇小,但青面獠牙面目狰狞,身躯扭曲恶如厉鬼,这就是传说中的山村鬼魅吗?直吓得江山大叫一声,掉头就跑,一时间双脚好象腾云驾雾。

玩命跑了一气后江山停了下来,因为身后并没有追兵,江山喘口气定定神,一抬手用力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还亏你见多识广,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来的厉鬼?分明是人装的。

江山从行囊中取出高压手电筒,壮着胆子大步返回,当走到刚才跳出厉鬼的地方时那三个厉鬼还在,双方顿时僵持住了。江山这回瞧真切了,三个厉鬼脸上果然罩着面具,或许此刻他们也很害怕吧?

江山脸上堆出笑容,声调和善地大声说道:“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不是坏人,只是个游客,也无恶意,只是想拍两张照片。”

三个厉鬼摇摇头,然后其中一个伸手一指路边,江山一看,原来还有一块木牌,刚才惊恐之下没注意到,上面同样是两行红漆写就的字:万请不要拍照,求你了!!!

连续三个感叹号显示出极度无奈和哀求之意。

江山用力点点头,说:“既然这样,我绝不拍照,现在,我们能交流一下吗?你们可不可以先取下面具?”

三人迟疑片刻后,其中一个终于开了口:“只怕取下面具后会吓着你。”

江山一笑,说:“不会的。”

三个人慢慢取下面具来,然后江山再次倒吸一口凉气,眼前的一切使他不忍直视。

三人身形奇矮如侏儒不说,而且奇形怪状,有脑袋突出如球的,有后背驼起如峰,腰几乎弯到地的,第三个最吓人,头顶上一根头发也没有,上面竟布满青色红色的血筋。

他们不是厉鬼,倒象是外星人。

江山强自镇定,说:“我是医生,坦率地讲,你们都有病,但很明显都不是麻风病,如果我没猜错,这三块木牌都是你们自己立的,是不是?现在我有三个疑问,一,你们为什么要说自己是麻风病?第二,你们为什么会住在这里?第三,为什么不许拍照?可以告诉我吗?”

三个怪人对视一眼,然后语气沉痛地说道:“你既然闯进来了,隐瞒只怕更会引起你的好奇心,从而坏了我们的大事。好吧,我们说出一切,你可以坐下听我们谈谈吗?”

在路旁的石头上,江山坦然坐了下来,他感到口渴,于是从行囊中取出杯子,向身边的小溪一弯腰,舀出一杯水喝了,身为医生,江山知道这样的泉水是上佳的饮品,又打开行囊取出三瓶纯净水,一脸真诚地递给三个怪人。江山不知道,他这一自然而然的举动使得三个怪人一阵感动,因为以前也有游客偶然进来过,但无一不被吓跑,更别说肯喝这儿的水了。

怪人中的一个缓缓说道:“其实我们并不出生在这儿,我们的家乡离这儿很远,曾经也跟这里一样美丽,而我们的父辈生下后跟你们一样的健康,但后来一切都变了。”

“罪魁祸首是我们那的地底下发现有贵重金属,于是轰隆轰隆的机器声敲碎了往日的宁静,然后用炸药开山,用掘进机挖山,再用各种化学物品提炼贵重金属,各种嘈杂声日夜不停,我们的父辈人人争着参与其中做工人挣大钱,慢慢的,我们的生活富裕了。”

“但不久问题来了,我们的家乡完全被毁了,青山绿水不见了,树木鲜花小鸟游鱼更是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荒山野岭,满眼的五颜六色,不是花草树木的颜色,而是流淌在河流中的化学物品。”

“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我们这一代诞生下来后十有八九是畸形,几乎没有一个正常的,这一切全拜水中土中的重金属和化学品残留所赐。而就在这时,我们的家乡因为贵重金属已开采殆尽,没有使用价值了,于是开发商们全部撤走,只留下被严重污染的河流田地,就这样我们的家乡成了一片鬼域、死地!”

“我们的父辈无法可想,只有移民,于是带着我们踏上了漫漫寻觅之路,可是我们无论走到哪儿都被当作怪胎,谁也不肯接纳,还受尽嘲讽打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来到这个与世隔绝之地。我们的男孩找不到老婆,女孩嫁不出去,于是只好自行通婚,希望能把根留住,幸运的是,我们中好多人的怪病并不遗传,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已慢慢出现正常人,所以我们庆幸选对了地方。”

江山吃惊地听着,心中翻江倒海震撼莫名,想了想问道:“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恐吓外人进入呢?又为什么不许拍照呢?”

怪人一脸的忧伤,说:“这其实是一个问题,原因是我们不想让人知道。”

江山说:“让外人知道不是更好吗?至少可以引起社会的关注,从而让你们的病得到更好的治疗,你们也能过上更好的日子……”

谁知这句话好象刺中了他们心中最大的隐痛似的,三个人的神色一下子激动起来,其中一人更是失态得浑身颤抖,大声说:“就是因为引起外人关注我们才失去故乡的,我们也才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我们现在很好,很平静,而社会一旦发现这个世外桃源似的美丽地方,他们一定会立即宣布这地方归他们所有,然后就会驱逐我们离开,会推平我们的家乡,然后开发旅游、破坏一切,往日的悲剧又会上演一次。即使他们不撵我们走,游客们也会当我们是怪人,会用到动物园游玩的眼光看我们,而我们也是爹养娘生的人,我们也有自尊。我们不想再次流离失所,不想被人鄙视,只想平静地生活,平静地死去,要知道这年头城市好找,要想再找这样一个纯粹的农村,比登天还难!”

江山还有一个最后疑问:“我曾在那边的山峰上看到有一座大湖悬挂在你们头顶,这可不妙,万一哪天湖水倾泄出来就坏了。”

谁知怪人一起摇头,说:“不会的,实际上我们就是因为那汪湖水才选择这儿的。好心的游客,最后郑重请你一件事,今天的事一定要保密。我们的第二故乡真的不想再被人夺走了——实际上谁也夺不走!”

江山回到家后久久不能平静,这趟大山之行太悲壮、太不可思议了,可是没有照片未免太遗憾,现在回想起来简直象是一场梦。

江山想了又想,忽然灵机一动,没有照片,何不把这次奇异的经历形成文字?也算是给此次探险留作纪念。

于是江山激情洋溢地写了起来,他的文笔相当老到,再加之真情实感,很快一篇相当不错的游记写成了,正自我欣赏,电话铃爆响,是医院紧急通知他去动手术。

江山走后,他妻子在他的文档内发现了这篇文章,妻子读得津津有味的,以为是一篇小说,便顺手传上了网。

当江山发现情况不妙时,已来不及了,因为在文章中江山把此次探险之旅的时间、地点及种种奇异之处说得清清楚楚、身临其境,逗引得驴友论坛上一片红火。江山想删掉原贴,可是已有好多人复制转贴,更要命的是,好多驴友已经动身前去,然后他们想方设法拍下了照片,并命名为“中国最后的世外桃源”,这下更火了,更多的人去了,而这次去的人已不再是单纯的游客,他们中有政府人员,有嗅觉灵敏的商人……

江山彻底傻了,事已至此他已无脸再见那座村庄里的人,可是躲避不是办法,他鼓足勇气决定再去一趟,看能弥补点什么。

可是,当他到达那儿时发现无路可进,那条通往村庄的小道已被高高垒起的石头堵死,山路两边是笔直的崖壁,可以想见矮小的村民花了多大的功夫才能完成这样的浩大工程,而心中又有怎样的悲愤!

这样一来整个村庄已变成一口巨大的棺材。

一想到这个比喻,江山“呸呸呸”一连吐了几口,太不吉利了。

无可奈何之下,江山忽然想起上次登上的那座山峰,于是快步爬了上去,等他用望远镜往村庄内一看,顿时吓呆了,只见村里所有人全坐在一块围成一个巨大的圆圈,个个手拉手神色庄重不发一言,象是在举行一个极其隆重极其盛大的仪式。他们在干什么呢?江山隐隐觉得不妙。

然后望远镜一抬,江山看到了那座悬湖。

悬湖边上有几个人,他们正在湖边对准村庄的一侧忙碌着,江山心怦怦直跳,忙调准望远镜焦距,看到了、看清了,几个人,包话上次见到的那三个人,正不慌不忙地把好多包东西塞进堤坝上刚开凿出的眼窝内。

江山一下子明白了,撕心裂肺地狂叫起来:“不要啊……”

没有人听到,那边的人义无反顾地点着了火,然后,地动山摇的爆炸发生了,这些人都开过矿,他们手里备有炸药……

随着冲天而起的浓雾,悬湖被炸开了巨大的口子,湖水顿时如一条发怒的巨龙,似要毁灭一切丑陋、一切苦痛,厉声咆哮着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冲下来,其间裹挟着越来越多的泥石流,浩浩荡荡冲向风雨飘摇中的弱小村庄。眨眼间一切不复存在,滔滔的洪水依旧滚滚而来,把一切荡平。

江山跪地失声痛哭,最后的桃花源被自个毁了,也被时时刻刻悬在人们头顶的利剑——贪婪之剑无情地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