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旧物
墨洗日签 | 人类学碎片《电影》
发布时间:2019-08-30
 

人类学

作为研究人类的科学

自然少不了

观察和记录

客观的观察和记录

理性的观察和记录

艺术的观察和记录

除了笔记和录音

当然还有照片和电影

纪录片

便是人类学重要的研究方法之一

当代还有与之相关的

人类学分支

与众生一起

认清

明天的去向

不忘

昨日的来处

今日

共诸君赏析一部

人类学的纪录片

来自一位人类学博士的作品

由王宁彤博士导演

《魂归何处》

O(∩_∩)O

纪录片拍摄于老挝的一个苗族村庄

以巫师一段如咒般的祭文开场

越战后从中国迁徙过来的苗人

不再种植罂粟

而是种植橡胶

逐渐成为当地富庶的地方

在中国和东南亚国家

经济水平层面

大致有这样一条羡慕链条

东南亚偏偏僻地区羡慕首都

首都羡慕与中国临近地区

中国临近地区羡慕中国边境地区

中国边境地区羡慕中国内地城市

中国内地城市羡慕省会

省会羡慕北上广

北上广倒是有不少人

羡慕村庄里的瓦房

毕竟

北京户口总有办法得到

得不到的是有田有地有猪有羊的家乡


当地苗人过年(苗历)

有杀猪的传统

从巫师口中得知

一是告慰祖先

二是款待相邻好友

在人类学者眼中

“炫富”

可能算是个中性词

它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

已然保留的原始习俗

只不过形式

各有不同

老人们非常受尊敬

这一点与苗族的历史发展颇有渊源

年轻人会有一夫多妻的情况

但女性的意识已然觉醒

新年前夜

由巫师进行传统的献祭

当地苗人依旧保留了

图腾崇拜的痕迹

“鸡”

被视作神圣的动物

融入到宗教仪式之中


由于越战的历史

这里也有美国归来的苗人

言谈举止

已然是美式风格

但血缘依旧根深蒂固

仿佛在酝酿一个寻根的美丽故事

然而

不属于“那里”

也未必属于“这里”

或许

这也是一代人的羁绊

苗族自古没有国家

没有国王

没有领土

没有文字

他们只祭拜两代以上的祖先

或许再早的先人

已无从考据

文化的脉络

依旧被现代化的浪潮冲刷着

不知道

将来还有多少苗人

延续这古老的咒语

祖先们

是否能寻到

归家的路


纪录片完整视频地址


相关阅读

墨洗日签 | 人类学碎片《视角》

墨洗日签 | 人类学碎片《地图》

墨洗日签 | 人类学的碎片


墨洗水庐 | 作百无一用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