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古人断案故事:良家女子夜晚遭两伙歹徒侵害致死,县令使妙计擒真凶
发布时间:2019-10-03
 

民国六年(1917年)绍兴人葛建初编辑的《折狱奇闻》记载了如下一则案例,原文为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如下:

有个裁缝,妻子早死,家中只有一个女儿,长得很秀气。每当裁缝外出,女儿就关上大门独自在楼上做针线活。乡里行为不端的青年,对她垂涎三尺,但总是无机可乘。

一天,她的父亲外出很晚才回来,看见房门大开,呼女儿好久没有应声。上楼看见女儿死在凳子上,双手用裹脚布绑得紧紧的,裤子松弛地拖在地下,地上有半截人的舌头,女儿的喉咙有手掐的痕迹,显然是被人强奸后而杀害的。裁缝心里着急,就到县府告状。县官验尸完毕,签发公文追捕断舌的人。本县庙中管香火的看见一个人趴在香案底下,嘴里鲜血不断往下滴,问他,只是摇头不能说话。

恰好遇上捕役跟踪到此,就把他押送到县衙,用刑审讯,他认了罪。案子定下来以后,代理县令细审案情觉得十分可疑,认为强奸一定先要调戏,调戏一定先要亲嘴。现在舌头被女子咬断,那人一定忍痛逃走,怎么会再把女子绑在凳子上,进行强奸并伤害她的性命呢? 此中情节,一定不只一个人,凶手也决不是断舌的人。于是把断舌的人从监狱中提出来,处以杖刑后就放了他,派人另外缉查凶手。


县令天天审问凳子和裹脚布,围观的人挤得象一堵墙一样。一天,县衙门贴出公告,要复审凳子和裹脚布,事先约定在武营集合,县令对衙役们宣布:“等到观众多得挤不开时,我如果叫闭门,就给我放炮,我亲自坐镇头门,等待我一个一个地把他们放出去,不可走漏一人。”

审讯到了中午,忽然炮响,大门同时紧闭,人们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县令对众人说:“我为了破这个人命案,无可奈何,只好用夹棍夹凳子,用鞭子打裹脚布。昨天神灵告诉我: 今天可以捕获到凶手,我已命令差役把裹脚布系在堂前两边柱子上,想要出去的用手扶布,从东到西才准放出门,如果是凶手挨上裹脚布,布就会把他的手缠着,使他不能脱身。”

观看的人都站在一边,按着次序扶着裹脚布出去。其中有两个人,身子还没有靠近裹脚布,手已颤抖不止,县令于是大声命令将他们抓起来。

在这之前,县衙里有个差役某某,很有才干,县令暗中问他:“关于此案你心中有可疑的人吗?”这个差役说:“别的没有什么可怀疑,只是城外有某二人,年轻放荡,不务正业每天在城隍庙前赌钱,或者到酒馆喝酒,彼此形影不离。自从这个女子死了以后,好多天没有看到他俩。后来断舌的人招供认罪被关进监狱里,这二人又出来活动了。可疑的只有这二人,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

县令恐怕冤枉了好人,不肯随便逮捕他们。所以在复审那天,探听到这二人也一起来观看,就命令放炮闭门,等到看见他俩神情很可疑,才下令把他们抓起来。果然一经审讯,他俩就招认了罪行。

原来发案这一天,有一个货郎经过女子家门前,女子下楼买线,讲妥价上楼取钱,这个断舌的人也是个青年,乘女子上楼取钱时躲进门内,等女子关门上楼,突然出来调戏她,接抱着女子亲嘴。女子一怒之下咬断他的舌头,他忍着痛急忙下楼,开门后就逃跑了。接着有两个青年经过她家,看见大门半开着,就侧着身子走了进去,里面没有一点动静。二人上楼,看见女子端坐发呆。他俩就搂着女子寻求欢乐,女子大喊起来。于是一人捂着她的嘴,一人解下女子的裹脚布把她绑在凳子上,他俩把她轮奸后,担心女子大声呼喊,就掐住她的喉咙把她掐死了。在审讯中,他俩全部从实招供,没有一点隐瞒,这样就了结此案,二人都依法判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