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母婴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发布时间:2019-07-11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虽然东西方古代交流通道是古已有之的存在,但汉朝一直到张骞出使西域后才建立了更加稳定和直接的涉外交流渠道。尤其是西域本地的三十六国归附,让汉朝的基地得以触及中亚。作为回报,一些原本并不存在于东亚的技术开始被主动或被动的输入。最有名的莫过于来自大宛国的汗血宝马。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西汉为了获得汗血马的马种 进行了两次耗费巨大的远征



通过两次耗费巨大的远征,汉朝迫使大宛国暂时向自己低头。按照汉朝与大宛的约定,每年要给汉朝进攻上好的纯血良马34匹,杂交的各类用马3000多匹。虽然大宛贵族很快变卦,杀死了临时选出来的亲汉朝国王。但汉军还是凭借第二次远征的成果,获得了部分梦寐以求的汗血宝马。之后,双方的贸易也比之前要通畅,有利于马匹的进口。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汗血马的原型 中亚的阿哈尔捷金马



对于这些来之不易的战略性资源,汉武帝自然是爱不释手。他下令给这些战马以最好的待遇,务求要让它们在天朝大地扎根,从而实现汉军座驾的一次重大升级。可事与愿违,汗血马在汉朝的培育并不顺利。此后,更是在史料上出现的越来越少。直至最后,屈指可数的汗血马开始脱离普通军队体系,沦为了名门贵族的座驾。除了装点门面,没有其他任何实际意义。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屈指可数的汗血马 最终成为了贵族装点门面的工具



关于汉朝培育汗血马失败的原因,很多专门学者都尝试做出技术性和环境方面的解答。比如,有人觉得是古代东亚的饲料质量无法与内亚相比。这让长期吃不好的马种,逐渐掉膘,最后也就不免出现整体性的退化。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汉朝完全可以通过盟友获得好的马种与育种相关的技术



但这种解释其实非常苍白无力。因为随着张骞开通西域交流渠道,汉朝就开始逐步进口关于马种培育的技术和人员。那些过去被中亚和草原马匹所享用的养育方法,也通过种子贸易和人员引进等手段,被汉朝的马场所掌握。也就是说,即便无法在全国各地做到普及,汉朝也可以在个别重点马场进行培养。哪怕汗血马的产量不足以让全军配备,也能够满足少量精锐的需求。

所以,单纯的技术手段高低或地缘环境条件,都无法解释汗血马在汉朝的迅速陨落。我们还是要去理解汉朝的战略制度规划,才能从中体会汗血马培育失败的原因。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汉武帝迷信秦制 并以此打理自己的江山



在汉武帝的时代,整个汉朝已经从初期的休养生息政策,转变为类似过去秦国所仰仗的军国制度。上至朝堂上的宰相,下至普通士兵或地位低下的刑徒,都是这个国家机器里的某个零部件。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汉朝的骑兵长期不能获得质量很好的马匹



这部国家机器不仅拥有非常可观的生产能力,也需要耗费巨大资源去供养。而且要保持规模和存在,就必须不停的运转。否则,体制内的个体就无法获得朝廷的拨款,面临倒闭的危险。而一旦这部国家机器出现了松动,那么就会有不少人离开体制进入民间社会。那么,汉武帝最不愿看到的民间经济,又要增加比重。而自己手里的机器,则在实际上失去了巅峰时代的控制力。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欧洲历史上就不止一次通过引进和培养 升级了马种



无论是罗马帝国这样的地中海势力,还是帕提亚帝国这种更为松散的内亚邦联,都会在需要时向民间的牧马人直接购买。所以,除了官方主持的养马场,民间也会有很多人养马。马匹在被收购之前,就是是养育者的私人财产。好的马种与培育技术,都是私人赖以生存的看家本领。

但在实际上奉行秦制的汉朝,全国的战马都要直接进贡给皇帝本人。按照法律规定,马场和马匹从一开始就是属于皇帝的个人财产。换言之,全国所有的养殖户都是在给皇帝打工。日常的养殖生产都不对自己负责,需要直接听命于皇帝任命的官吏。所以,他们也就需要根据规定,定时定量的完成战马培养数量指标。朝廷的考核则以数量为基准,并以一直维持官营机构的运作为底线。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马种的培育需要时间去进行严格的纯血种群建设



结果,当汉武帝要求在全国推广汗血马后,所有的马场都需要同时完成两项任务。其一是对马匹质量进行升级。其次是要继续完成原有的额定数量。但前一个目标需要更多时间,培养遗传性比较稳定的种马群。比较耗费时间和资源。这就势必影响了后一个目标的完成进度。这种体制与客观规律的对抗,最终让数量有限的汗血马马种成为了牺牲品。

官营的马场,不得不选择让进口的纯血马与原来的低矮马种直接杂交。这样,至少在短期内可以培育出一批有所改善的杂交品种。数量上还不至于太过难看。这些血统较好的杂交马匹,接着又被拿去和其他毫无汗血马遗传的劣等马杂交,产生遗传性更低的种群。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官方指定的产量要求,而非精益求精的结果本身。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汉朝骑兵永远都没有骑上他们想要的汗血马



于是,数量有限的纯血马或第一代杂交成果,被贵族们拿去自用。军队里的士兵就只能分到那些号称是汗血马后裔的N代杂交马匹。其中大部分在实际上不具备汗血马所应有的体格和能力。好在汉武帝之后,西汉与匈奴的战争便消停许多。朝廷也就继续执行和平年代的产业规模保持,不必对产出质量有过多的苛求。


汗血马:技术输入后的快速退化典型

汉朝骑兵最后还是需要依靠招募的蛮族来维持水准



最终,到汉朝灭亡为止,都没有多少军队驾驭过真正的汗血马。骑兵的战斗力和战术也就处于长期停滞状态。培养大量的本族骑兵,看上去反而不如定期收编匈奴等游牧势力的变节者要方便有效。他们不断带来的蒙古马与河曲马,也看上去比汉朝自己养出了汗血马后裔要出色。

这就给后来大量吸纳内附蛮族,并委以重任的情况下,打下了坚实基础。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西晋彻底垮台的永嘉之乱。(完)